文昌鱼

无头无脑无心无肺

kikiblue:

Newton Scamander出現在各種巫師雜誌的封面上。1927年

电台上听到的歌

她大开着车窗,让疾驰而来的风一股脑儿地把她的刘海吹到后面去。

她像只小狗一样地眯起了眼睛,余光瞥见驾驶座的人,满意地摇头晃脑唱起了歌。

So suddenly I'm in love with a stranger

I can't believe now he's mine

她的声音被吹散在风里,他听不见。

公路边一晃而过的翠绿色树影好像是无尽的。

要是这条路是开不完的就好了,她想。


摘纪录:

任何瞬间的心动都不容易,不要怠慢了它。
——毛姆《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


感谢推荐

摘纪录:

一定要,爱着点什么。它让我们变得坚韧,宽容,充盈。业余的,爱着。
——汪曾祺《一定要,爱着点什么》


感谢推荐

【纽特x你】关于亲吻

1551真甜啊美梦啊


七年:

☆只是想写写各种各样的吻






☆只是想写写和纽特的相遇,相识,相知,相爱。






☆亲吻梗题出自 @我是楼呀   太太,感谢授权❤








☆ooc属于我


 




----------------




 


 


十二年前,你第一次踏入这片魔法大陆上的宏伟城堡。






你依稀的记得,那天的夜色晴朗而又清新,你们乘着船,看见霍格沃茨暖黄柔和的灯火把夜空掀起了一点暖洋洋的金边。你和每个有幸收到入取通知书的孩子们一样,好奇又兴奋地打量着城堡里的每一个角落。








空中漂浮着成千上万支蜡烛,尽职尽责的把烛光落满了礼堂的每个角落。霍格沃茨也因新生的到来注入了更多的活力,每个孩子都因为眼前的景象兴奋不已,叽叽喳喳的,像一群歌唱的小麻雀,东张西望,探头探脑,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似的。要不是麦格教授勒令大家排成长长的一列站好,这场“麻雀”的歌唱会恐怕还要持续很久很久。








破旧的分院帽扭动着唱起了歌,伴随着来自各个学院的欢呼声和掌声,分院仪式正式开始了。








站在你前面的是个拥有棕黄色头发的,脸颊上长着一片细小雀斑的男孩子,他看起来急促不安,不断地绞着手指,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什么。你想他大概是紧张,容纳着上千人的宏伟礼堂对一个内向的孩子来说是十分恐怖的。






你想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但他的跟前已经空无一人了。你听见麦格教授大声的喊出一个名字,男孩的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纽特·斯卡曼德!!”他大概是被吓到了,在原地呆愣了一会儿才缓缓地从队伍中僵硬的走出来。








你看着他爬上那把放在中央的椅子,麦格教授轻轻地把分院帽盖在他的头上,他的身体微微的发抖,闭上眼睛,好在分院帽很快就做出了决定,高声喊着:“赫奇帕奇!!”








你看见他大大的呼出了一口气,小跑着坐进了右边的那个长桌。


大概是对那个男孩有了一些好奇或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开始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你也能被分进赫奇帕奇。








幸运的是,分院帽似乎看透了你的心思,迅速又大方的把你分进了理想中的赫奇帕奇。








你也和他一样小跑着坐进了右边的长桌,在一片赫奇帕奇学长和学姐的欢呼声中,你向他伸出了手:“你叫纽特对吗?能和你做个朋友吗?”这是你和他说的第一句话。








他显然没有想到你会和他搭话,嚼着鸡腿的动作僵了僵,塞着食物的脸颊鼓鼓的,绯红从眼底的小雀斑上蔓延开来,他又赶忙把手在白毛巾上擦干净,慌乱的握住了你的手,冲你轻轻地点了点头。






灰蓝色的瞳孔中映着你的倒影,孩童的手软软的也暖暖的,让第一次离开家人的小男孩和小女孩的心连在了一起,柔软了起来。








神奇的命运已经悄然而至,初次的相遇和相识,就已经把两颗跳动着的心牢牢地系在了一起。












 ☆


 


 






 


懵懂青涩的少年少女时代,情窦初开的少女第一次喜欢上了那个和她同一天进入赫奇帕奇的男孩。






一旦喜欢的种子从心里萌芽,好像一切平常的事都开始变得让人脸红心跳起来。








并肩同行时偶尔相碰的肩头,犯错时偷偷交换的眼神,害怕时情不自禁握紧的双手,一起在图书馆学习时偶尔对视的双目……自从有了“喜欢”一切都开始变得不一样。










男孩对于感情总是要比女孩儿迟钝一些,所以当你有意的避开你们之间的肢体接触的时候,纽特大概是不解的,大概也是委屈的。










幼时开始的友情让你对他的了解比其他人多得多,他内向又带着一点儿社交恐惧的性格使他交不到太多朋友,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你和他之间多了一种微妙的疏离感,当然也不会明白少女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住进了他的影子。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你和他之间多了一种微妙的疏离感,当然也不会明白少女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住进了他的影子。


 








你们总是一起逃避费尔奇的追捕,逃到一个小阁楼上,逃到你们俩的“秘密基地”里去。有时你们会在那儿待一晚上,你喜欢透过蒙着一层月色的玻璃看星星,夜晚的霍格沃茨安静又祥和,那时你总喜欢靠着他的肩膀,听他讲一些关于神奇动物的事情。


 








你不记得是谁捅破了那层纸,大概是你,也许是在某一个月色朦胧的夜晚,在阁楼上,或是在鲜少有人经过的走廊里。银白色的月光,柔和的月光浸满了那里,或许是吵架了,又或许是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你们冷战了一整天。


 






纽特偶尔会被人欺负,因为他内向古怪的性格,或许那些家伙认为他没有朋友。因此他们更加大胆起来,抢走他怀里的神奇动物图鉴,用魔杖对他施一些奇怪的咒语。那天你的心情并不好,因为冷战,也因为魔药课的失误,连走路都带着风。


 






所以当你看到那些坏家伙在走廊上欺负纽特的时候,你几乎是一瞬间就爆发了,一串流畅的石化咒从你口中流出,你气鼓鼓的帮他把书捡起来塞回他怀里,拉着他的手一口气跑上了阁楼。


 








你靠着窗台坐下,什么话也不想说。他低着头走近你,似乎犹豫了一会儿,也挨着你坐下了。








“谢谢……你生气了吗?”他小心翼翼的问,一只手无意识的把玩着左脚的鞋带,灰蓝色的眼眸里映着银白的月光,也映着你的倒影。你不去看他,把头扭到一边,轻轻地哼了一声。


 






 “对不起。”他老老实实的认错,又把那条被他扯开了的鞋带扎紧。“你能别生气了吗?”他又问。


 








这时你总会妥协,因为他认错的时候总是用一种下沉的语调说话,听起来可怜兮兮的,像一条犯错的小狗。“好吧,我原谅你了。”你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但你不能总是这样,纽特。那些家伙没什么好手下留情的,你没有招惹他们!是他们先来招惹你的!”你有些激动地说,“你不要那么善良啊!!”


 








男孩笑了起来,又在你不满的瞪他的时候冲你无辜的眨了眨眼。看起来调皮又可爱。


 








是谁捅破了那层纸呢,大概是你吧。


 








身体几乎不受控制的前倾,映着月光和蝉鸣,映着沉睡的霍格沃茨,你听见你的心发出巨大的“砰砰”声,你们靠的很近,你能清楚的看见他眼里的灰蓝色海洋,能触摸到他褐色的,俏皮可爱的小雀斑,温热的鼻息拍打在对方的脸颊上,耳朵也烧红起来。


 








你亲吻男孩的鼻尖,亲吻他褐色的小雀斑,亲吻他棕黄色的发丝。


 








小心翼翼的,不带任何情欲的,是少女心底最深处的那片柔软。


 


  






这是你和他的第一次亲吻,脸红心跳,小心翼翼而又美好。


 


  








 ☆


  


 


初雪在十二月的某一天悄然而至。


 








细碎绵软的雪花洋洋洒洒的落在霍格沃茨巨大透明的玻璃窗上,留下一层交错杂乱的微小冰晶,就像孩童的图画。








 


赫奇帕奇的公共休息室里,壁炉中跳跃着灵动的火苗,温柔的火光把坐在一旁的那对情侣包裹在一起,衬得他们连轮廓都柔和了起来。 


那晚休息室里的人不多,但临近圣诞就意味着快要放假了,大家都很激动。他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打闹着,下巫师棋或是探讨一些学术问题,讨论八卦或是像你和纽特一样依偎在一起。


 








你依稀记得你们围着同一条围巾,火苗和纽特的体温把你整个人捂得暖烘烘的,你靠着他的肩膀,有些昏昏欲睡。








 


 “嘿……你在听吗?”纽特带着一点儿鼻音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有一点儿感冒了。他从口袋里伸出一只手来,帮你拉了拉下滑的围巾。 


 “嗯……??在听,我在听……”你迷迷糊糊的说,好像下一秒就要睡着了。


 






他果然露出了一个『拿你没办法』的表情,一只手轻轻地摇晃你的肩膀,一只手开始帮你收拾东西。“回宿舍去睡吧?”他问。








 


 “再待一会……这里比较暖和。”你又靠回了他身上,一只手还抱住了他的腰。纽特明显僵硬了起来,抽了抽鼻子,绯红又找上了他。


 








獾院的其他学生们还在七嘴八舌的讨论假期的计划,看起来没有人注意到这个安静的角落。他一动不动的坐着,不知道该把手放在什么地方。








 


 “这里太吵了,那么困的话回宿舍去睡吧。”他又轻声的劝说起你来,晃了晃你的肩膀。








 


“……那……”你借着他的力坐直了一些,“给我一个晚安吻,我就回去。”空气中漂浮着甜丝丝的烤面包气息,你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他涨红了脸,不去看你的眼睛。“可是我感冒了。”他说,“会传染给你!”他用力的点了点头,似乎在赞同自己找的这个借口。








 


 “没关系,我身体很好的。”你眨着眼睛说,凑过去看他躲避着你的灰蓝色眼睛。“就一次!我保证!我保证不会被发现的!我保证亲完我就回去睡觉!”你无辜的看他,把眼睛闭了起来。






 


大概是受不了你的眼神,他犹豫了一会儿,你听见身边传来一些微小的声音,也许是在酝酿些什么,然后你感到围巾柔软的触感扑到了你的脸上,大概是他把围巾拉了起来,接着比围巾还要柔软的,带着甜丝丝的香气的唇贴了上来,像云一般,像月光一般,轻轻地,温柔的贴了贴你的嘴唇。






 


你偷偷的睁开眼睛,看见他灰蓝色的眼眸里盈着一层薄薄的水汽,也盈着你的倒影。








 


 “晚安。”你说,又快速的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点儿浅浅的温度,快速的走进宿舍里去了。








 


这是你和他的第二次亲吻,温柔青涩,而又温暖安心。














 ☆


 




十二年前,你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站在你前面的,有着棕黄色头发,长着雀斑的内向男孩,十二年后会成为你的未婚夫。


 






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个晚上,你们都喝醉了。






 


他邀请你做他的舞伴,你们一起跳了七年来第一支完整的舞。因为他从前总是不喜欢热闹的舞会,他更愿意把参加舞会的时间用来照顾神奇动物,或是和你待在一块儿。而你也总是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别人的邀请,陪着他一起溜上阁楼或是溜到禁林里去,做你们喜欢做都事情。


 








很多年以来他容易害羞的毛病依然没变,但也许是那天的毕业舞会大家都很高兴,也许是表白的人很多,也许是你们都喝醉了,也许是不想留下遗憾。


 






跳完了那支完整的舞,他拉着你一口气跑上阁楼,就像小时候你拉着他跑上来一样。但这次也许是你们最后一次,也是最后一个晚上待在这个阁楼里了。


 






那晚的月色很美,兴奋的情绪包裹着你,你感到耳旁不断传来嗡嗡的声音,大脑一片空白,过快的奔跑让你不断的喘着气。


 






 “怎么了?”你歪着头问他,为他拍掉肩头落下的细小粉尘。“舍不得我们的秘密基地?”


 








他没有说话,一只手在口袋里摸索着什么,耳尖和脸颊红的快要滴血,他微微颤抖着,你又在他身上看见了当年分院的时候那个微微发抖的男孩的影子。


 








他把手背在后面,用魔杖小声的念了一句什么咒语,你没有听清。他向前走了一小步,僵硬的,但很勇敢的把身后的一束玫瑰递给你,然后缓缓的,缓缓的单膝下跪。


 






“我就是……我就是想问……唔…?你或许……或许愿意?Marry me??”他连话都说不清了,结结巴巴的,涨红着脸小心的观察你的脸色,好像生怕你拒绝似的,连脸都快要皱起来了。


 








你被他巨大的惊喜冲昏了头脑,一时间不知该作出什么反应。你顺着月光的指引看向他,视线扫过他棕黄色的头发,微微皱起的眉心,灰蓝色的眼睛熠熠生辉,像装满了一片清澈的湖泊,你一直觉得可爱又俏皮的褐色雀斑,挺拔的鼻梁,还有柔软的唇。


 








柔软的唇。








 


你笑弯了眼,一些咸腥的泪水想要躲开睫毛的阻拦溜出来,你赶忙擦了擦眼睛。你走到他面前蹲下,轻柔的,像月光一般,入侵他的柔软的唇。








 


你用舌尖试探着舔舐他的唇瓣,他很快的掌握了主权。


 








你们都不擅长亲吻,但那天他还是准确的撬开了你的牙关,扫过你的贝齿,舌头缠绵在一起,发出“嗞嗞”的水声。








 


细密缠绵的吻,作为回答的一个吻。








 


直到缺氧,直到月亮害羞的躲到了云层后面,你们才终于依依不舍的放开了对方。








 


在一片黑暗中,在霍格沃茨的某个阁楼,在他灰蓝色的眼眸里,在少女柔软的心里,这个吻印下了永恒的烙印。








 


你们喘着气,拥抱在一起,他拍着你的背,你笑着对他说:“Yes,I do.”












-fin-








终于搞完啦——!!!


这次是用电脑发的那就带一下个人产出目录8x


个人产出目录

偷鸡_咕咕咕:

今早一起床得知了老爷子回到漫威宇宙的消息,匆忙剪了视频出来。


老爷子回家了,请帮我问候英雄们,我们在另一个宇宙等着新的故事。

漫画里,死侍是怎样一个人【回答】

刺球:

早就想向大家安利贱贱了,但是嘴笨一直不会说话。逛ZH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很棒的回答,私信了原作者可不可以搬运,作者同意了(高兴)
在这里分享给大家🌸🌸🌸
原作者信息在文章末尾。
希望大家可以多了解一点贱贱😢😢😢



看完你可能会心疼他。


漫威宇宙中有个很特别的存在。


此人嘴炮无敌,污破天际,行事血腥暴力,还常常打破第四面墙吐槽观众,粉丝赠外号“宇宙至贱”——简称贱贱。


他是谁?


看过《死侍》的都……哦不,就算没看过,只要会网上冲浪,也有很大几率认识他。



嘿,我是死侍!


至于大家对死侍的印象,“骚浪贱”没跑了。


归功于《死侍》电影戏里戏外对角色性格的各种还原(让我们一致忽略ooc到天际的《金刚狼》版死侍),这个形象可谓深入人心。


电影里,贱贱酣畅淋漓地打完敌人,表示今晚得来一发,很骚气了。



不完美的是,对象是自己。


电影外,在宣传里各种浪,浪出巨浪。



比如登门给贝克汉姆道歉,还说要去看“没有荷兰和意大利的”世界杯。


漫画里,更是贱得飞起。



玛丽莲·贱贱·梦露,认识吗?


死侍这人,非常精准地阐释了“骚浪贱”这个形容词,乃至死侍本身都能成为形容词——可以,这很死侍。


于是各种漫展上的贱贱COS,只要放飞自我就很还原。



贱就行了~


但是“骚浪贱”就是死侍性格的全部了吗?


当然不是。



他还可以粗鄙、长气、大牌、硬净……


不皮了,趁着《死侍2》全球高潮,我们来给这个“猩红的喜剧演员,能再生的腐坏之人,嘴贱的佣兵”(官方介绍),原名韦德·温斯顿·威尔逊(Wade Winston Wilson)的人,做个心理分析。


先看现象。


他的性格中,有这些常被忽视的一面


1.内心是个孩子


还记得《死侍》电影里的这一幕吗?



贱贱头上插了一刀,看见女友身边围绕着许多动画小人。


这一幕的童趣,还原了死侍内心纯真的一面。


近日为了宣传《死侍2》,真人版死侍的扮演者瑞恩·雷诺兹,谈到了他对贱贱的理解:“其实死侍的心里住着一个孩子。所以他有时候会很粗俗,有时候会行为不当。但他的内心还是单纯的,他还是拥有善良的一面。”


在漫画里,死侍的内心还真的住着一群孩子。



虽然仔细一看,个个都是熊孩子……


这一幕的发生,是因为神盾局特工普莱斯特的灵魂,意外进入了死侍的脑子,所以看到了他的内心。


除了这个有力的证据,从其他细节,也能看出贱贱的纯真。


死侍的宿敌是一个叫疯帽子的反派,他能使受害者陷入痛苦、绝望的疯狂之中。一次被疯帽子攻击之后,贱贱出现的幻觉却是这样的。


“我想去喝那道彩虹”——童话到不行。


金刚狼失去自愈因子之后,贱贱为狼叔贴上一个HelloKitty出品的创口贴,还叫他“可怜的小狼狼”,尽显萌萌哒。


考虑到贱贱有自愈的超能力,随身带创口贴这点也挺暖的。


《死侍v3》时期,漫画里的贱贱,总是以Q版小人的形象出现,在第一页进行前情回顾,也算是侧面反映了他的内心世界。


正常贱贱,流泪贱贱和自闭贱贱。


2.父爱如山


贱贱是个好父亲,他对自己的女儿,简直爱到骨子里。


等等,死侍有女儿?Σ(っ °Д °;)っ


是的。而且父女俩的日常还温馨得不行。



父女玩游戏的日常,死侍温馨提示:“你自己可别模仿这个哦。”


死侍的女儿名叫埃莉,年龄7岁,妈妈是曾与死侍一夜情的卡梅丽塔。死侍时常失忆,所以一直不知道有这个女儿,埃莉也不知道父亲是死侍。


最初知道女儿的存在时,死侍的第一反应是“我只会给她带来更多痛苦”。他认为自己配不上有个美好的女儿,而且自己一直没有承担起作为父亲的责任。所以他一直不愿意与埃莉相认。



因为珍视,所以更重视。


然而坏人可不会因为死侍没与女儿相认就放过她。一个叫终极令的恐怖组织发现了埃莉和死侍的关系,并企图绑架她,从而对死侍进行复仇。


死侍当时就慌了,冲去找了许多超级英雄都不在。最后死侍冲到复仇者联盟大厦,求美队帮助自己,甚至下跪求助:“我过去犯了很多错,但是求你了,求你帮帮我,不然有位小女孩就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死侍跪倒在地求人的样子,和天下所有绝望的父亲一样。


担心自己给女儿带来痛苦所以不敢相认,女儿遇到危险豁出自尊去救,和女儿日常相处各种温馨,贱贱真的是个好父亲。


除了关爱自己的孩子,贱贱对所有属于“小孩子”的物种都无法抵抗,从情感到物质,百般呵护。


呵护范围里,包括天启的复制体,埃文·沙巴努尔。


天启是X战警系列中的最强变种人,也是个超级反派,他认为超能力者与普通人类不可共存,希望统治地球、摧毁全人类、建立新秩序。


这么一个人人得以诛之的大反派,其复制体也会有点让人不放心。但是贱贱不在此列。


在埃文还小的时候,贱贱就阻止过他的黑化:“埃文,不要那么做,别听他们的话,你并不需要成为‘他’。所有的一切,只关乎你自己的选择。”


贱贱觉得孩子永远有拯救的可能。


后来一次战斗中,红骷髅利用X教授的心灵感应能力,释放了“道德转换”诅咒,所有好人都被转变成了坏人。少年埃文受影响变成了天启。


战后,面对无地自容的埃文,贱贱再次伸出援手,把他带回了自己家养。他相信“埃文只是个孩子,那些事不是他做的”。


非常乐于养小孩的贱贱。


养着养着,还真把埃文养成了一个嘴上嚷嚷“我是个反派”,实际上却在打劫银行时半途而废,赶走了坏人,救了心脏病发作的老奶奶的暖心孩子。


死侍养成计划成功√


自己朋友电索变的小孩,贱贱也非常关心。


电索是镭射眼的儿子,拥有自愈、镭射眼、穿越时空、心灵感应、念力控制等能力,被视为“变种人的救世主”,在未来战场上,他曾接过美国队长的盾,领导变种人对抗天启。


在一次任务中,电索牺牲自己拯救了地球,灵魂流落到平行空间,附在了婴儿版的自己身上。贱贱穿越时空找到了他,但婴儿被反派凶兆所持有。凶兆并不想伤害他,而是想养育电索成人,让他成为“整个星球的心脏、灵魂和救世主”。


听起来没什么理由反对,本来电索的生命意义也就是“救世主”。但贱贱不认可,他说:“不许你毁坏他的希望与梦想,强迫他做你想让他做的事,除非你是他亲生父母!”


贱贱觉得孩子应该自己决定未来——并被爱。


对孩子的关爱范围之广,连(平行宇宙的)自己也不放过。


安慰死侍小子的贱贱,暖爸一个。


要知道,死侍对其他的“自己”,可没什么特殊对待。对于电影《金刚狼》里那个ooc到天际的死侍,他就无比怨念,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3.坚持原则


贱贱父爱如山,对孩子千般万般好,这也造就了他的一条铁律——不能伤害小孩子。


即使路人小孩,他也会舍生忘死地去救。


当然很多人可能都有这样的原则,但贱贱对这条原则的坚守,最为彻底。


《非凡X特攻队》中,贱贱加入了由金刚狼领队的X特攻队,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死天启。可没想到,天启以小孩的形式重生,且并没有未来的生命记忆。发现这一点后,X特攻队都面面相觑,不敢下手。


最后,白幽灵出手射杀了小孩天启,让全队都松了口气,此后就没人再提这件事了。


只有贱贱备受煎熬,他找到金刚狼倾诉:“我想我对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感到很难过。不停地出现幻觉,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我这段时间真的很难受……我签署雇佣合同并不是为了这样。”


金刚狼的反应,能代表大多数人的想法。


尽管不该杀死孩子,但拯救世界更加重要。


不过贱贱不是大多数人。


哪怕在世界毁灭和杀死一个孩子间选择,贱贱也不会选择前者。


除了不伤害小孩这个原则,贱贱的道德原则也非常高。


曾有人质疑他“韦德,你没有信仰,没有道德底线。”贱贱回答:“我有。”


虽然是个佣兵,理论上是为钱能干任何事,不过除了最初身为反派登场的那几期,后来作为反英雄的贱贱,只接杀坏人的活,从不会肆意妄杀。


在与电索搭档之后,受其影响,贱贱转变为了正派。


在近期的漫画中,贱贱组建了佣兵团队,并把一大半的佣金都资助给了美队,自己平时节衣缩食甚至发不出工资都认,只因他崇拜美队,坚信他在做正确的事。这觉悟更高了。


不要小看贱贱的道德。


4.尊重秩序


坚持道德原则还不算什么,更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贱贱其实是个尊重秩序的人。


等等,贱贱不该是对秩序说“F*ck you”的那种人吗?


《死侍》的结尾,面对钢巨人“成为一名英雄只需要四五个瞬间,比如放过你的对手”的劝说,贱贱可是毫不犹豫地就把反派给爆头了。


贱贱说:“如果作为超级英雄,就等于放过危险的疯子,那或许我并不应该成为超级英雄。”


日常生活上,也没看贱贱把非法闯入民宅、持有大量毒品、扰乱公共秩序给当回事。


事实上,贱贱的“尊重秩序”,体现在关键时刻,他会以社会秩序为先,而牺牲个人的权益。


典型的表现,就是他支持“超英注册法案”。


这个法案要求所有在美国的超级英雄都要向政府注册,把他们的真实身份公之于众,接受法案的人也可以选择在神盾局工作并领取薪水。


支持法案的就是注册派,反对方则是反注册派。后来双方超级英雄因此产生冲突,牵扯的英雄非常广阔,一些反派都卷入其中,形成漫威大事件“内战”。


《美国队长3》就是这个事件的简略版。


贱贱站在支持法案的一方,签字很果断,“就算我可能是个变态佣兵杀手,但山姆大叔让我在这签字,我就签了”,并接受政府雇佣,追捕那些不愿意接受法案的英雄,强迫他们签字。


他相信,如果超能力者不受控制,对民众的安全是有害的。


尽管是被雇佣的,但他也发自内心地赞成法案。


贱贱也认为,想要做好事的超级英雄,并不会受法案的影响——“我没有秘密身份。我以前是军人,然后是秘密行动人员。问题不是你是谁,而是你做什么。”


夜魔侠问:“为什么我不能在隐瞒身份的情况下做我想做的?”


贱贱回答:“你们大部分人就是个行走的原子弹,普通大众在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后,难道不会觉得安全点?”


为了普通大众的利益,贱贱站在了政府这边,维护社会秩序。


5.渴望爱又自我厌弃



真相是,他并不快乐。


在前面,我们看到了死侍内心纯真、父爱如山、坚守原则和秩序的一面,可在这里,得说说死侍消极的一面了。


首先,贱贱是个非常渴望爱的人。


在贱贱的梦境中,他常常穿着一身圣诞毛衣,喜气洋洋地切着火鸡,背景也非常温馨,似乎是个一家人团聚的美梦。



这体现了他内心的渴望。


不过下一刻,他的梦就会变得冰冷肃杀,告诉他所有美好都是幻觉。



无人团聚,无人快乐。


这个梦境显示出他内心对爱的向往,和对现实的不抱希望。


所以,贱贱在渴望爱的同时,又自我厌弃。


他自己对待朋友,是愿意付出一切的。


当天使长处于死亡边缘,贱贱割下自己的肉喂给他,直到他恢复健康。


朋友愿意牺牲自己帮助他的时候,他却觉得自己不值得这样的爱。



贱贱其实很自卑。


来自陌生人的些许善意,贱贱都觉得应该不是说自己。



贱贱咬断自己的胳膊逃出牢笼,来救普通民众的命,却不敢认他们的道谢。


极端状况下的死侍,甚至会漠视自己的生命,随时来一场自杀。



感到无聊的贱贱,一枪崩了自己。


看到这里,可能很多人下巴都碎一地了。没想到死侍平时看起来“骚浪贱”,骨子里又纯真、又父爱如山、又坚持原则、又尊重秩序,还渴望爱又自我厌弃?


你可能想问……


为什么他的另一面,和外在形象差异巨大?


或许这张图可以给出答案。


在贱贱内心深处的一幅画。


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却是鲜血淋漓的地狱。


这种冲突,首先和他的人生成长经历有关。



做好心理准备。


最早的一个版本,出自2005年的《电索与死侍》。


在“你救我我救你”的经历后,贱贱向电索倾诉了他——作为韦德·威尔逊——的过往。


韦德的母亲在五岁时就过世了,由父亲抚养长大。在失去妻子后,韦德父亲的状况很糟糕,不但日夜酗酒,而且还对韦德家暴。



死侍回忆他十七岁生日那天的情景,口不对心。


军人出身的韦德父亲,平时对韦德的管教也异常严厉。出于对抗心理,韦德反而成了一个叛逆的孩子,恶作剧、打人、砸车,俨然一个街头混混。


韦德十七岁那年,有天他照常在酒吧厮混,并和人起了冲突。这时韦德父亲怒气冲冲地出现,把韦德擒住,并要押着他走人。


韦德极力反抗,在冲突中,韦德的同伴上前帮手。混乱中,同伴失手杀死了韦德的父亲。


韦德对此怀有深深的内疚。


此后,十七岁的韦德辍学参军,加入特种部队,后被开除,成为佣兵。然后得了癌症,参加了X武器项目。


另一种版本出自2010年的《X战警起源:死侍》。


韦德父亲是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常和小韦德互动玩耍。但一天,韦德父亲开了个大玩笑,他抛弃妻儿离家失踪。这次酗酒、自弃的,是韦德的母亲。


在回忆这个故事时,韦德说。


韦德认为,自己的存在加重了母亲的负担,因此稍大一些就参了军。在军队服役结束后,韦德成为佣兵,并有了一个恩爱的女友。


他发誓不再成为任何人的负担,所以查出患有癌症后,他选择离开女友,并加入了X武器计划(电影版《死侍》的起源故事,和这版有些相似,因此很可能参考这个韦德的过往)。


在这两个版本之外,2014年的《死侍v3》也给出了一个起源版本。


死侍在接受X武器改造后,被一个叫巴特勒的反派控制,亲手杀死了他的父母。


仅仅为了测试死侍是否完全在他们的掌控之下。


即使在死侍还并不知情的时候,在偶尔的闪念中,脑海中都会浮现他当时杀死父母的片段。知情后,他更是深深陷入负疚之中。


尽管起源故事有多个版本,但无一不是极端痛苦和悲伤的。


这样的人生经历,让他变得乖戾,不循规蹈矩,放浪形骸。但是,他骨子里却仍然是个纯真甚至天真的孩子,所以才会有那些童真的表现。


在成长过程中,死侍没有得到多少关爱,这让他既渴望爱,又由于害怕失去而拒绝爱。


死侍会害怕感受到爱。


出于补偿心理,死侍又会对孩子特别关爱,绝对不伤害孩子,相信孩子能决定自己的未来,乐于做个父爱如山的好爸爸。


除了成长经历,这种冲突也与他的自毁倾向有关。


死侍的起源故事有着多种版本,不过成为死侍的经过则基本一致。


与电影不同,漫画中,虽然韦德被视为X武器项目的失败品,但仍为该项目服务。由于队友出现精神问题,韦德杀死了他,因此被扔到收押失败品的基地Hospice囚禁起来。基地的医生用他进行各种实验,使他遭受了无数折磨和虐待。


囚禁犯人的守卫拿“谁会最快在实验中死去”打赌,并称呼积累赌金的赌池为“Deadpool”,这是“死侍”名称的由来。


在长期虐待中,韦德的愈合能力爆发性增长,得以逃出监狱。然而这也导致他容貌被毁,精神也由于癌细胞与自愈因子的不断冲突而变得混乱,这两点成为了他痛苦的源泉。


容貌的被毁,让他自我厌弃。


在《死侍》电影中,就呈现了贱贱因为自己的容貌而自卑的一面,他戴上面具,以便不让人看到他丑陋的脸。


漫画中更直观说明了,面具是掩盖他内心世界的工具。


面具遮住了眼泪,也遮住了他内心的痛苦。


不仅如此,这样的容貌,也让许多人以貌取人,根本不愿接近这个散发臭气的怪人,让他更觉痛苦。


死侍渴爱的内心与没多少朋友的现实相冲突。


精神的混乱,则让他自暴自弃。


贱贱总是失忆、头脑混乱、精神不稳定,这让他很难保持一个正常稳定的生活。大多数情况下,他无法实现自己所期望的那个自己。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上述说过的自杀行为。作为一个漫威官方认证,战斗技能为满格的超能力者,死侍在战斗中,也常常采用一些没必要的自毁性质的招数。



比如划开胳膊,把追踪器塞进自己的肌肉里。


其深层次的原因,被灭霸一语道破。


灭霸对死侍下了诅咒,让他永生不死。广为人知的一个理由是,两人同时爱上了“死亡女神”,而灭霸要让他无法与“死亡”相见。另一个理由,就是这让死侍无法获得他一直渴望的东西——“摆脱你自己”。



灭霸不愧是智力满格的反派。


不循规蹈矩甚至出格的一些行为,又加大了外界对他的误解,同时也加大了他的自毁倾向。


漫画里曾描述过这样一个小故事:有一个姑娘患上癌症,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但她又无法给自己的父母、孩子留下什么钱,于是她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并雇佣死侍,让他在婚礼上抢走自己。


贱贱没有拿那笔佣金,而是全部捐给了患癌症的孩子。政府给了姑娘的家庭高达八位数的抚慰金。皆大欢喜,可在世人眼里,死侍的形象更加声名狼藉。



虽然毁掉了自己名声,但贱贱心甘情愿。


于是在漫画里,大多数人对他的看法都是负面、充满恶意的。


在《死侍v3》中,美国的历任总统被恶魔复活,成为僵尸似的反派。鉴于对象敏感,神盾局不想这事惹上政治风波,就找来死侍出手。雇佣他时,说的话就很不客气。


被看作“人渣”的贱贱,却对自己能为国效力倍感荣幸。


内心的自卑,加上外界的误解,让贱贱产生了强烈的自毁情绪。


他对自己的看法也非常负面,因此向绿巨人主动求死。


而骚浪贱,成了他最好的自我防御武器。


在《死侍2》的访谈中,瑞恩·雷诺兹谈到了他对死侍的理解。


图源网络。


瑞恩说得没错,贱贱的“流行文化百科全书”式的吐槽,满嘴各种各样的胡言乱语,是他对自己的保护。


死侍的内心,其实有着完全不同的一面。


贱贱的内心世界有个硕大的博物馆,干净精致得令人错愕。


在贱贱得知自己有女儿,却选择不去见她的时期,贱贱内心世界的墙上出现了仿名画《克里斯蒂娜的世界》的画作。



原画象征着艰难的归途,这里明白地表现了他潜意识中对女儿归家的渴望。


所以,死侍那些污到爆的梗,脱口而出的流行文化引用,其实是他遭受太多创伤后,对现实世界的防御。


他本身的内心纯真、父爱如山、坚守原则、尊重秩序、渴爱自弃,都在这层防御之后,需要耐心才能看到。


不可否认,死侍“骚浪贱”的那一面,是他如此受人喜爱的原因。但只有加上他反差强烈的这一面,才是一个完整的死侍。所以,如果真的喜欢他,请关爱他。



别信。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架空(ID:jiakong2017),这里是科幻、奇幻、惊悚的世界,欢迎关注。


以防误会这里再说一下,这上面(假装有箭头)是作者信息,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关注一下。
这个不是我写的啦(虽然一直想安利😢)
不要误会了🌸🌸🌸

摘纪录:

“一个真正想死的人,不会再计较人们说什么,一个拿死说来说去的人,以我的经验来看并不是真的想死,而是......”
“而是什么?”
“而是还在......还在渴望爱。”
——史铁生《务虚笔记》


感谢推荐